首页 聚焦 军事 财经 IT科技 房产 汽车 交通 体育 娱乐 教育 两性情感 法制 理论原创 深度专题 法律援助 名品时尚 卫生健康 环保旅游 企业在线 公益互助 专访 E政评论 港澳台 图说中国 亲子 社会 中视视频 工作人员查询
新闻聚焦 娱乐看点 图闻天下 法制博览 教育乃大国之本
中国财经频道 汽车阅览在线 深度调研跟踪发布 企业风采大全 特别专题 E政评论
科技关乎你我他 赛场风云 我们美丽的家 感情两性阅读 法律援助服务大全
教育论文  | 医疗论文  | 诗歌  | 散文  | 小说  | 摄影  | 草根论著  |   新闻图库
首页 >> 理论原创 >> 小说
风雨.花满楼
        正文                      浏览次数:1080
  2013/8/19           打印 | 复制 | 保存本页信息

《壹》


  漫天飞雨,无情的浇灌漆黑的夜,一地残花就着猩红的血水,和泥土一起,蜿蜒曲伸,流向远方...


  她跪倒在这片狼藉之地,注视着满地横尸,雨水顺着长发流淌,流过双眸,一片冰凉。素色衣裙染上点点残红,紧握的双拳,指甲深深嵌进皮肉,放任鲜血和雨水一起滴落。


  皇城之外的京都,名满天下的风雨楼,势力已遍布整个武林。楼内高手云集,且聚集几乎所有权势之人。就连皇城内的人,也不得不对其的势力忌让三分。


  近日的风雨楼正张灯结彩,显得异常热闹,烟花声声,宾客满座。风雨楼楼主莫重烟生辰之日,江湖各路各派人物纷纷到访祝贺。偌大的风雨楼,无数小厮侍女井井有条的打理着一切,不敢有丝毫怠慢或差错。


  天色渐晚,楼主莫重烟和二楼主萧言正跟几位看似重要的人物攀谈甚欢。却丝毫没留意到屏风后面的一蓝衣女子等得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此时,正门外走进两名白衣素素的绝色女子,其中一名女子手捧一只精巧锦盒,步若青莲,双眸含笑的走向正厅。楼中诸多宾客皆凝气摒吸,均开始悄声议论,无不是惊艳的向她们看去。


  “花月,花影见过风雨楼楼主!”两名白衣女子齐齐的向莫重烟福了福身,眉眼间却无丝毫低声下气之色,那一颦一笑之姿不失贵族风范。


  “客气了,不知两位是......”莫重烟神色微敛,稍显冰冷的注视着忽然走入的两名绝色女子,眉目间有些疑惑,想来,他从未与她们有过交集,然而这两名女子却不像是一般人,论武学,恐怕在这所有宾客之中,除了风雨楼之人,也难有几个敌得过此二人。


  “我们奉了主人之命,前来送上贺礼,恭贺楼主生辰万福。”为首名为花月的女子款款说道。


  顺便将锦盒递给一边的侍女,侍女接过花月手中的锦盒,一路恭敬地呈至莫重烟手中。


  “不知二位的主人是谁,可否报上名讳?”二楼主萧言手执白玉杯,轻嗅着杯中美酒的醇香,轻描淡写的问道。


  “我二人来自听花小榭,至于主人名讳,奈何我们也无从知晓,今日只是奉主人之命,前来奉上贺礼。”另一女子花影说道,眉目间流转的风情,再次令周围江湖人士唏嘘不已。


  “听花小榭?”萧言放下酒杯,有些深思的看向楼主莫重烟。


  莫重烟打开那小巧精致的锦盒,是一支白玉桃花,精致贵重,只是镶嵌的花瓣间,染上了鲜红的血色,妖异非常。他微微拧起俊眉,片刻间便关上锦盒。


  “请回去转告你们主人,莫重烟多谢他的一番好意,他日若得了空,请他来风雨楼一聚。”一言一语之中深意未明,以及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和丝丝戾气。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江湖上谁都知道,风雨楼最不喜有人不将他们放在眼里。都暗自叹息着,又有人即将沦为风雨楼的牺牲品。


  “是!一定将楼主的话带到,那么,请容许我们有要事在身,先行告退。”说话间,花月花影两人便告辞离去,众人注视着两名白衣女子渐渐退出大厅,似乎还未回过神来。


  “原来是听花小榭,也难怪,只有那里才有这般绝色的女人了...”宾客之间开始窃窃私语。


  “是啊,听说一夜之间出现在京都,谁也不知道她们的来历。”


  “而且都是些姿色相当不错的女子,才学兼备,令许多人士为她们所倾倒....只可惜,她们只卖艺不卖身,要不然........”一个满脸横肉的富商满脸猥亵的笑道。


  “据说,听花小榭的主人相当神秘,没人见过真容呢......”


  “楼主,你怎么看?”萧言把玩着手中白玉酒杯,美眸微启,笑意不明的看向刚才两名女子离去的方向,有些神游的问道。


  “派人查一查她们的底细......”莫重烟冷言道,好的兴致早已被那来历不明的两人扰了,带着霜雪的冰寒,拂袖离去,留下满堂宾客哗然。


  “遵命,楼主!”萧言轻声而慵懒的应道。


  楼主退场,在位的大小人物也不敢多留,便纷纷起身请辞离去。直至夜深时,只剩几个看似富商巨贾的人还在与萧言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笑着。


  月清离躲在屏风后面都快睡着了,身边的两个侍女为难的左看右看,生怕一不小心让她惹出什么乱子,得罪前厅的人,祸及己身。


  月清离睁着朦胧睡眼,嘟着嘴,清丽姣好的面容有些不悦,皱眉间,便不顾侍女的反对直接大步冲向大堂。


  “你们到底还要说多久啊?要不要给各位安排好客房呢......”她努努嘴,对着几个还未离去的客人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对这个突然出现的蓝衣女子,有些不知所措。


  “小离,怎可对各位大人如此无礼。”萧言打开折扇,轻声责怪。虽是怪罪,却带着笑意和宠溺,完全没有要责难她的意思。众人见状,猜想能自由出入风雨楼,且容二楼主这么袒护的年轻女子,顿时便会了意。所有人齐齐的跟二楼主告辞,一会功夫便人去空空了。


  《贰》


  恢复平静的风雨楼,显得极为冷清。仿佛适才的热闹只是转瞬即逝的虚幻。在场的,只有一袭蓝色衣裙的月清离,和白衣胜雪的萧言。


  “终于躲不住了?”萧言戏谑的笑看着她。


  月清离尴尬的捋捋额前的头发,说:“你说要带我去花灯会的。”


  “你啊......就不能安分点......”萧言将折扇合起,宠溺的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无奈的笑了,转身向大堂外走去,月清离则欢快的跟在身后。


  “见过楼主!”行至风雨楼正门外不远,萧言便停下,慵懒而恭敬的向莫重烟行礼。


  月清离见状,突然沉了脸色,立即转身,想往回走。


  “小离,站住!”莫重烟有些冰冷的声音响起,令她不由得身子一颤,停住脚步,心头泛起莫名的苦味。


  “月清离参见楼主!”她像楼里的每一位成员一样,恭恭敬敬的对莫重烟福了福身。


  “属下还有要事,就先行告退了!”萧言看了眼有些恼怒的月清离,微微笑着拂袖而去,留月清离在原地不知所措。


  十五之前的月还未圆满,像只银钩挂在天际,洒下柔和而清凉的微光,云层在风里层叠翻滚,不时俯瞅人间凄苦的众生。月清离安静的走在布满花灯的运河边,河边围满了放花灯的痴情男女。她望着河上那明明暗暗地灯火,竟看得有些痴了。不知不觉时,眼前出现了一盏桃花灯,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是莫重烟,他将花灯放置于月清离的手间,俊冷的面容依然冷漠如初。


  “若是萧言与你同来,你便会开心么?”透过华灯初上的运河,穿过人群熙攘,莫重烟轻声说道。


  她身子微动,唇微启,明快而忧伤的笑意浮现在嘴角。转身轻轻挽住他的衣袖,嗔道:“才不是那样呢,只是小离一个人呆的久了,很闷,没人和小离说话,楼主也很忙...”她委屈的低着头。


  迟疑片刻,他看向远处正在散去的人群,“很晚了,去放灯吧。”执起她拽住自己袖口的手,往人群中走去。


  月清离注视着那盏桃花灯顺着河流越飘越远,直到和所有灯光融为一体,或飘或沉。她望向身边的莫重烟,明明咫尺相依,却像隔了天涯般遥远。


  夜色深沉,道路旁依然残留在枝头的碎花,像暮年垂老的一叶枯蝶。望向苍茫的天空,悠悠夜空下,流连着尘世最后一抹灿烂浮华,零落凋残,尽染满地凄凉。天边初升残月,昏黄光影,倾洒在人间,遗落满地迷惘。


  京都城内,依旧繁华似锦,各处的小摊小贩依然叫卖着,几家名气颇重的酒家歌妓坊比白日里更加热闹。处于皇城边上的听花小榭此时灯火通明,高朋满座,歌舞声声入耳,琴曲柔美婉转。


  “事情办得如何?”听花小榭的听雨轩内,身着白衣的年轻公子临窗而立,无视厅外吵嚷,凝视窗外即将下沉的一弯残月,面部一副银白的诡异面具在月下泛着森光。身后站着一华服女子,风华绝代。


  “回主人,礼已送到。”女子小心翼翼的回道。


  “莫重烟说什么了?”沙哑的声音透过面具传出,带着金属般的浑浊。


  “说若主人得空,请去风雨楼一见。”微微抬头,正是那名叫花月的貌美女子,含笑且郑重的回答着身前人的问题。


  “哼,会的!待到见面时,便是他血债血偿的时候!”银白的面具下,传出刺耳的笑声,含着隐隐杀气。


  “对了,还有一事要禀明主人。”花月继续说道。


  “说!”


  “听说,兰霜近日便会回京都。”


  “风雨楼的三当家?”


  “是,她精通蛊毒,且造诣匪浅,此人不得不防。”花月抬眼望向窗前的人,语气清婉,不敢有半分逾越的动作。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花月告退。”


  女子退下后,白衣银面人矗立许久,直到明月完全退出暗黑的天空,才与月色一起,沉入无边的黑夜之中。


  《叁》


  次日,月清离有些无精打采,换了一袭男装,她去了昨日宾客口中极度称赞的听花小榭,叫了壶女儿红,自斟自饮。屏退左右,听着那些从纤纤玉指下倾泻而出的天籁之音,望着窗外那一片云雾,痴痴微笑,她只是想起了那被她尘封已久的故事。


  “这上好的美酒,你却当水般饮之无味,真是可惜。”正当她神游天外之际,已有人在她身边落座,一身紫色长袍穿戴的恰到好处。


  “堂堂二楼主,怎么有空来这闲坐?”她淡淡的看了眼萧言,继续望向窗外。


  “在为昨日生气?”萧言笑问道,说话间还不忘为自己将酒倒满,悠然的品了起来。


  月清离不语,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那些酒的辛辣引得她剧烈咳嗽起来,粉白的脸上有些红。


  “不会喝酒便不要喝,你这般折磨自己做什么?”萧言眉宇微拧,一手轻轻拍了拍月清离的背,有些担忧的说。


  “都说酒能解愁,可我怎么更难受了?”她有些微醺的望着桌上的酒杯,口齿不清的轻声呢喃着,声音中带着哽咽。抓过酒壶,发现竟然空了,她有些不高兴地嘟嘟嘴。“老板,再来一壶!”


  “小离,你醉了,回去吧,若是被楼主知道了.......”萧言欲言又止,看向脸已经红透的月清离,有些心疼。


  “楼主?呵......是啊,他是楼主,他不是行哥哥......”月清离醉眼迷蒙的将杯中酒咕嘟灌下肠,两滴清泪便落了下来。


  还记得那年,她像个乞丐一样,流落在街头,身上的衣服破烂肮脏,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她只是想要活着,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为了抢一个馒头,她被摊贩追打,被街上的人扔石子....到处都是伤。头上在流血,身上也在流血。她笑了,沁着血,笑给那苍天看的,她以为,自己终于是要死了。


  身子被人提起,像在飞一样,轻飘飘的。


  她醒来时,是在一片墨绿竹林中的小屋,屋外有一处湖泊,在阳光下泛着粼粼之光。还有那个,在湖边吹着竹笛的青衣人。


  他叫莫行,是他将她从人们的棍棒下救了出来。她问他,为什么会救一个乞丐,他说,因为她那时的笑容,那抹漠视苍生的笑。莫行为她取名,月清离,像月一样清冷,却从未离开过天空。


  他们在那片南山下住了好久,她们一起种下她最爱的桃花。她听他吹曲,看他练剑,听他说起外面的故事。她甜甜的叫他行哥哥,她像个快乐的小鸟一样围着他转,她以为,她能忘掉一切,就这样一直,跟他在一起。


  但莫行还是消失了,在他出门的那个早晨,便再也没回来过。


  在她以为忘记的时候,半年前,一群陌生而冰冷的人将她接到了风雨楼,她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人,在高高在上的风雨楼第一把交椅上,他叫莫重烟,冷冷的面容和无尽威严告诉她,那个人,已经不是她的行哥哥了。那个温柔对她笑的莫行,似乎从未存在过。


本文相关信息
  • 桃花开了杏花落呀
  • 2013/7/4
  • 不要搅浑概念
  • 2013/7/4
  • 你,温暖了我的视线(给曾经的初中)
  • 2013/7/13
  • 少年如画
  • 2013/7/13
  • 雷峰塔游记
  • 2013/7/13

  •  新闻图库 

    太二餐饮携锅员外靓汤牛肉米粉:打造轻餐饮
    通用石墨烯电暖国际品牌,产品性能高,市场
    曼诗菲窗帘深受好评 让合作商无忧创业
    暖斯尔双核石墨烯地暖轻薄又节能 供水型地
    告白鲜花效果显著 清新宁神还能美化环境
    新式茶饮赛道越来越窄?蜜斯舞茶:认真做好
    上水e方互联网共享装修 六大共享概念诠释
    奔腾石墨烯自热地板荣登北京站,合作可享宣
    选择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让家充满很强的
    奔腾石墨烯自热地板:采暖市场蕴含众多趋势
    果e站水果招商:致力打造时尚新零售+智慧
    未来e家窗帘大放异彩 成为合作商的成功捷
    诸多亮点给力,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想不受
    选择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温暖掌握在自己
    奔腾石墨烯自热地板冠名高铁,加速推进智能
    奔腾石墨烯智能穿戴,贴合用户需求追求品质
    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冬季采暖的理想选择
    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打造一种人文和科技
    比比酷国际幼儿园,让孩子真正学而有成!
    新时代装修标配,奔腾石墨烯自发热地板登陆
    人性化科技创新产品,奔腾石墨烯智能穿戴
    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不比不知道,原来差
    有了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温暖舒适的生活
    奔腾石墨烯自热地板亮相纳斯达克,在世界舞
    奔腾石墨烯智能穿戴,引领传统穿戴创新升级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在线留言| 工作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招商吧|创业网|招商加盟|招商加盟项目|创业招商项目交流平台|dian31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