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 军事 财经 IT科技 房产 汽车 交通 体育 娱乐 教育 两性情感 法制 理论原创 深度专题 法律援助 名品时尚 卫生健康 环保旅游 企业在线 公益互助 专访 E政评论 港澳台 图说中国 亲子 社会 中视视频 工作人员查询
新闻聚焦 娱乐看点 图闻天下 法制博览 教育乃大国之本
中国财经频道 汽车阅览在线 深度调研跟踪发布 企业风采大全 特别专题 E政评论
科技关乎你我他 赛场风云 我们美丽的家 感情两性阅读 法律援助服务大全
教育论文  | 医疗论文  | 诗歌  | 散文  | 小说  | 摄影  | 草根论著  |   新闻图库
首页 >> 理论原创 >> 小说
云随风
        正文                      浏览次数:1190
  2013/8/19           打印 | 复制 | 保存本页信息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射过白纱布帘,感觉有些刺眼,小妖不情愿地翻了身,继续享受美梦。那首幽灵叫声般的手机铃声响起,小妖懒懒地用手摸索着床边,“嗯?”睡意正浓的她连口都懒得张开。“小懒猪,又忘了放闹钟...”电话那头有种意料中的小无奈,但更多是习惯性的包容。“啊!!”小妖猛然一跃而起,“还真是忘了,亲爱的,你等我一会,很快。”急忙挂断电话,一溜烟跑下床洗漱。


  晴朗天空下的森林公园像个绿色殿堂,皱折的阳光闪烁于丛林之间,光线时而亮,时而暗,杨斯沿着丛林一边走,一边抓拍景物,当然,还有一边等待。一双洁白的手突然捂住了杨斯的双眼,杨斯笑了,闭着眼睛转身抱住了小妖,没说话。“怎么?不想看到我?连眼睛都懒得张。”小妖故作抱怨。“我只是想在一个不被外界干扰视觉的世界里,尤其是在这么美的一个早晨,就像呼吸新鲜空气一样,好好感受你。”说完,杨斯睁开眼睛,轻轻吻了儿小妖的额头。小妖扬起嘴角,“出发吧!”两人牵着手往前走。


  在远处陡峭的山坡上,两个在晨曦中相互搀扶的身影慢慢往上走,直到山顶,他们的双手才分开。小妖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想着心里所想。杨斯卸下包袱,握住小妖的手:“宝贝,你在想什么?”“我愿能化成云,你成风,云随风,自然界永远不变的定律。”小妖露出俏皮地笑容。杨斯会心地笑了,只是微笑的眼睛里显然透露着一丝忧伤,他紧紧抱住小妖:“今天终于和你一起登上山顶看世界了,但是世界再美都不及你呆在我身边实在。”小妖在杨斯怀里笑的很甜美,美到她舍不得离开,美到她原本一直克制的情绪也没能在这一刻克制住,只能无奈地让眼泪一颗颗往下滴...心里默念:你要幸福,即使我不成云,你不成风。


  一座美丽的花苑,一栋优雅的别墅,一桌丰盛的饭菜。杨斯带着小妖开门进屋,“小斯,回来啦。”杨斯的妈妈从楼上走了下来。小妖从杨斯身后走出来:“舅妈好。”“哟,小妖过来啦,快,吃饭。”杨斯的妈妈看到小妖很是欢喜......


  小妖2岁那年,父母因一场车祸不幸逝世,所以她自小就在舅舅家生活。可能因为小妖是孤儿,需要更多关心的缘故,表哥杨斯很是疼爱她。小妖印象中的童年都是与杨斯的嬉闹中度过,有时候遇到有人欺负小妖,他总是挺身而出;小妖调皮做错事,他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为小妖背黑锅;到了初中,小妖的成绩直线下降,于是杨斯就牺牲所有课余时间来为她补习;甚至很多时候杨斯因为太照顾小妖而忽视许多一直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们...17岁那年的夏天,小妖在机场拦住了正要去圆大学梦的表哥,只为能在他登机之前带上小妖的心事。从满无限恐慌的一句表白后,表哥淡定笑了笑了:“还有两年,加油,我在xx大学等你。”两年后,小妖顺利考上了xx大学。去学校报到那天,拥挤的机场,在出口守候的杨斯牵起小妖的手......


  在饭桌上,舅舅和舅妈一直给小妖夹菜、舀汤,小妖受宠若惊地配合着,然后又安静地埋头吃饭,她害怕与他们的眼神对峙,从17岁那年开始就怕。“对了,小斯,芸婕什么时候回来啊?”舅妈关心地问。“她说明天会飞回来。”杨斯说完继续低头吃饭,还夹了小妖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给她:“多吃点。”话音刚落,门铃响起了,管家去开了门:“芸婕小姐你回来啦?”随着管家的一声捷报,舅舅和舅妈立马惊喜地站起来迎接芸婕,“叔叔、阿姨。”芸婕便放下行李,边对着上前迎接他的未来公婆,“芸婕呀,你怎么回来之前也不说呢,好让杨斯去接你呀!”舅妈边说,边用手搭在芸婕肩头。芸婕笑了笑:“给你们个惊喜不是更好吗?”这话把二老逗得乐开了怀。“芸婕姐。”小妖礼貌地叫了芸婕。“你好,小妖。”芸婕摸了摸小妖的头。接着,芸婕转身向杨斯:“怎么啦,惊讶到说不出话?”说完一脸挑逗的表情看着杨斯。杨斯笑了:“飞了十几个小时,累了吧?快坐下吃饭。”边说边为芸婕腾椅子,“Thankyou.”芸婕轻轻吻了杨斯的脸,然后坐下。杨斯点了点头,立马坐下吃饭,他的目光实在没有勇气再投向身旁的小妖,他怕看到小妖受了伤的样子,那样他会心疼到想打破安然的饭局。其实小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那顿晚饭的,只知道心像抽筋似的,很辛苦,很辛苦。


  一年前,杨斯出差出外地,偶然在飞机上结识了空姐李芸婕。杨斯当时只当做一面之缘,谁料芸婕对杨斯一见钟情,从此便是主动参与进杨斯的生活。杨斯自然是一直回避,这些年来,他心里除了小妖,装不下别人,即使别人会唾弃他们的不伦之恋。而小妖对芸婕的出现也没有抵触,甚至劝过杨斯与小妖,她希望当她全身而退的时候,能有对杨斯好的女人呆在他身边。但是杨斯不愿意放开小妖,始终苦苦坚持。可小妖又何尝不是?若不是伦理道德的压力,他们都想让感情生存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杨斯过于钟情的芸婕几乎每次休假都会想尽办法接近杨斯,终于有一次意外发现了在车里接吻的杨斯和小妖,芸婕惊讶过后,竟以此借口去威胁杨斯与自己在一起,否则将大告天下。有时女人太急功近利,便会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鱼死网破已是她最坏的打算。杨斯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是小妖的立场他不能不考虑,更何况对他来说,保护小妖是他责任,从小到大都是。自从和芸婕在一起后,杨斯和小妖仍然藕断丝连,尽管两人都相互答应要回到原点。


  一觉醒来,小妖还来不及去洗漱,电话响了,看了来电显示,不安地接了电话:“喂?”“小妖,你今天有空吗?陪我去购物行不?你哥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没空陪我。”芸婕的声音很亲切。“......哦,好啊。我今天没事。”小妖心里对芸婕偶尔的莫名亲切有些退避。洗漱一番后,小妖迅速出了门,芸婕的车已经在楼下恭候了。芸婕天生就是个购物狂,一来到商场便连扫四家服装店。小妖看着在试衣镜面前摆弄衣着,却不忘和售货员眉飞色舞地交谈服装之道的芸婕,她有种说不出的羡慕,毕竟眼前这个人能光明正大地拥有杨斯,而自己不能,不仅不能,就连对家里人的眼神与语言交流都要退避三舍。想着想着,小妖实在憋得难受,于是找个借口走出服装店透透气。她很想快点结束这次出行,毕竟一开始她就打心底不愿陪同,她知道面对自己的情敌,却又无能为力,甚至要拱手相让并送上祝福的感觉足以置人于死地,只是她没敢想歪,为了杨斯,为了家人。


  满足了芸婕的购物欲,两人就找了家咖啡屋消遣时光。与芸婕面对面坐着,小妖心里倍感压力,只管埋头喝东西,尽量避免与芸婕有太多的眼神接触。“你还放不下杨斯吧?”芸婕突然一针见血。小妖惊讶地抬头看了看芸婕,只见芸婕之前笑容满面的脸瞬间变得暗沉,眼睛直勾勾盯着小妖,似乎等待这小妖回答的同时,也暗示自己有见招拆招本领。“呃......怎么突然问这个?芸婕姐。”小妖很想扮作镇定,但是内心的防线眼看快要崩溃,心里所想似乎就要随着招架不住的表情呼之欲出。这时,芸婕握住小妖的手,笑了:“亲爱的,姐跟你开玩笑呢,看你紧张得。”这一惊一乍的,使小妖更难以消化,假装轻松地笑着点了点头,小妖明白,芸婕这一问并非玩笑。


  时间很快,紧接就是一个迎合着喜与悲的日子。


  今夜,三位一体,注定难眠。芸婕对着星空祈祷,静候幸福之门为她打开。杨斯一连给小妖打了十几通电话,小妖都没接。杨斯只好坐在车里无奈地对着电话发呆,之后又一遍遍地重拨......小妖独自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她把电话调了静音,害怕自己离开的决心会被干扰,哪怕只是一首手机铃声。杨斯仍然在拿着电话等待了无音讯的那头,可是无意间抬起头,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他的车前不远处站着,他急忙下车:“小妖!”小妖惊诧地站稳脚步,没等她回头,杨斯已经冲上来紧紧把她抱住。这一刹那,两人的瞳孔都布满了晶莹的泪水,尽管杨斯是的大男人,是个为了爱护小妖不顾一切的大男人。小妖慢慢把身转了过来:“明天过后,你就不再是小妖的杨斯,我们之间的所有所有都必须在今夜消化,就算不能,至少要埋藏。”小妖一边说一边为杨斯擦干泪水,她也是第一次看见杨斯流泪,心如刀割。“本来有好多话想跟你说,见到你后,却不知道如何说起。”说着,杨斯抓起小妖的手放在胸口,“因为每说一句话,我的心会痛到不行,就连开口叫你名字的那一刻,我都没法忍住。宝贝,原来放生是如此的要命。”又一次抱着小妖泪水如潮。小妖牵强地推开了杨斯:“斯,抱得再久都不会过今晚,多难放下都不会有永远,时间会帮我们找回理智。”说完两人看着对方,杨斯狠狠地吻了小妖,说:“记得,我从没离开。”小妖点了点头:“走吧。”两人默契地背对背往回走,虽然很清楚彼此前面都有一座难以跨越的高山......


  一大早,芸婕就坐在沙发上等待杨斯的大红花轿驾到。在每个人看来,芸婕今天就是幸福的代言人,可是只有她知道这份幸福背后的不安。门外准时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一切都如芸婕所愿,顺利地步入了见证婚姻的教堂。小妖安静地旁观了这场婚礼的庄严、喜庆、嬉闹过后,收拾行李,悄然踏上了飞往xx城市飞机。当然,当杨斯疯了一样赶到机场时,为时已晚。平静下来,杨斯尊重了小妖的决定,而且这或许是各自安好的唯一出路。


  光阴似箭,转殉已是三年。


  拥挤的人潮中,他们久别重逢。


  “好久不见,这些年都好吗?”杨斯先开的口。对小妖来说,杨斯看起来多了几分成熟感,毕竟有了家庭,这是有责任在身的男人该有的味道。“嗯,挺好。你呢?”小妖的穿着也不再是之前的小清新,而是杨斯从未见过一身OL装。杨斯微笑着:“我也挺好。”停顿了一会,说:“这几年在外面有没有吃苦头?找到归宿了吗?“小妖笑着耸了耸肩:“刚开始还是吃了不少苦,这是在外地漂免不了的,还是一个人,随缘吧。”杨斯看着小妖,见到杨斯心疼的表情,小妖的心又开始抽蓄。杨斯说:“你瘦了。”小妖轻轻点了头:“嗯。”“多吃点,你平时胃就不好。”“我会的。”杨斯若有所思后,说:“其实...”小妖的手机响起,她望了一眼手机,便急忙站起身:“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杨斯礼貌地点了点头。小妖抱歉地拿起电话走到了一旁接听。接完电话,小妖就匆匆告别杨斯,说是有急事要回家一趟,过后电联。杨斯只好体谅地看着小妖消失在人海。


  过去时日,杨斯联系不上小妖,小妖也没和他联系。他索性去到小妖的住所,在门口发现了小妖留给他的一封信。打开信一看,只有简单几句话:“哥,由于工作需要,我回去xx了。下次回来再联系。祝安好。—小妖”杨斯失望地握紧了信.....拿出手机给小妖发了一条简讯:“其实我和芸婕已经离婚半年多了,走不下去就走不下去,再怎么努力结合也无补于事。她现在也找到了个对她好的人。世俗的眼光,伦理道德的压力我们能在乎,一样能忽视。如果你愿意,无论今后有任何阻碍,我陪你面对。”


  在飞往xx的飞机上,小妖细心地给坐在身旁的两岁女孩喂东西吃,“妈妈,好吃。”女孩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小妖也跟着笑了,笑的很欣慰。女孩是小妖的女儿,名叫于琪。其实小妖的真名叫于瑶,昵称小妖。小妖的用心简单明了,“瑶”和“斯”拆开就有了“琪”。


  杨斯不知道,小妖那天急忙地接了一通电话就走,是因为于琪发高烧。就像他不知道小妖当年离开,不但是为了各自安好,还有一个沉重的包袱需要她隐藏......



本文相关信息
  • 桃花开了杏花落呀
  • 2013/7/4
  • 不要搅浑概念
  • 2013/7/4
  • 你,温暖了我的视线(给曾经的初中)
  • 2013/7/13
  • 少年如画
  • 2013/7/13
  • 雷峰塔游记
  • 2013/7/13

  •  新闻图库 

    太二餐饮携锅员外靓汤牛肉米粉:打造轻餐饮
    通用石墨烯电暖国际品牌,产品性能高,市场
    曼诗菲窗帘深受好评 让合作商无忧创业
    暖斯尔双核石墨烯地暖轻薄又节能 供水型地
    告白鲜花效果显著 清新宁神还能美化环境
    新式茶饮赛道越来越窄?蜜斯舞茶:认真做好
    上水e方互联网共享装修 六大共享概念诠释
    奔腾石墨烯自热地板荣登北京站,合作可享宣
    选择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让家充满很强的
    奔腾石墨烯自热地板:采暖市场蕴含众多趋势
    果e站水果招商:致力打造时尚新零售+智慧
    未来e家窗帘大放异彩 成为合作商的成功捷
    诸多亮点给力,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想不受
    选择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温暖掌握在自己
    奔腾石墨烯自热地板冠名高铁,加速推进智能
    奔腾石墨烯智能穿戴,贴合用户需求追求品质
    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冬季采暖的理想选择
    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打造一种人文和科技
    比比酷国际幼儿园,让孩子真正学而有成!
    新时代装修标配,奔腾石墨烯自发热地板登陆
    人性化科技创新产品,奔腾石墨烯智能穿戴
    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不比不知道,原来差
    有了暖阳阳石墨烯智能采暖,温暖舒适的生活
    奔腾石墨烯自热地板亮相纳斯达克,在世界舞
    奔腾石墨烯智能穿戴,引领传统穿戴创新升级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在线留言| 工作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招商吧|创业网|招商加盟|招商加盟项目|创业招商项目交流平台|dian3158.com